logo

 
   
   
   
      您的位置:首页>>民族村>>民间艺术>>正文  
 
 
走近傩戏
2009-05-22 来源:网络媒体

 
 
   
 
 
 

    说起这“傩”字,恐怕知道的人不多,而对它有所了解的,我想该是屈指可数。第一次在书中见到这个字时,以为是印刷错误或是什么字的古体字。哪里知道这傩字啊,本身就是一个素不相识的汉字啊。更没有想到傩字的背后会隐藏着一种古老的文化。
  

    傩是一种以驱瘟逐疫为目的的祭祀活动,起源于原始宗教中的巫,最初是为了驱鬼逐疫,由于举行仪式时,傩傩连声,人们便把这种祭祀仪式称之为傩祭,并由此产生了祀神、娱神的傩仪、傩舞和傩戏,形成了一个较系统的傩文化体系。
  

    傩文化充分体现了古代文化中那种亦歌亦舞、非歌非舞的艺术表现方式。先民原始劳动歌舞中,就孕育着戏曲的雏形。渔猎进入农业社会之后,有了庆丰收,斗争胜利,驱鬼逐疫,祭奠祖先等活动。据《荆楚岁时记》记载:“腊日(十二月初八),村民并击细腰鼓,戴胡头,及作金刚力士以驱瘟疫。”由此可知,傩戏起初只是一种伴有鼓乐的舞蹈,歌中有舞,舞中有戏,戏中有说唱歌舞,是一种集文学、绘画、雕塑、戏曲、舞蹈为一体的古文艺活动,显然它的体裁是含混的。我们如果要在巫文化中按今天的文艺学或民间文艺学分类法给这些复杂纷繁的文化事象确定属性,则往往会有削足适履的感觉。因为傩祭中戏舞交融,不能给它划一个理性的界线,只能从感性上加以区分。对于这样一种原始的艺术形式,我们不禁要问,当年民间的创造者是以怎样一种特殊的文化心态进行这种艺术创造和艺术交流的呢?
  

    在上古时代,傩祭在春、秋、冬三季进行,先是用以驱除不祥之气。在古代,阳气象征吉祥和兴旺,阴气被视为不吉祥的意旨,所以《吕氏春秋·季冬》云:“逐尽阴气为阳导”。《周礼·夏官·方相氏》云:“方相氏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逐疫。”方相氏的着装和动作在这里描绘的形神兼备,同时可看出“傩”事一般在人们的家中或田野、庭院间举行。从《新唐书·礼仪志》看出,沿至唐代,傩祭中除方相氏仍“假面,黄金四目,黑衣朱裳,右执盾”外,十二神兽衍变为“十二执事”了。延至宋代,在我国戏曲群系中,首先发展成初具雏型的傩戏。《东京梦华录》卷十“除夕”条云:“至宋,方相氏十二神兽(或执事)不见了,逐疫者改为钟馗、门神和判官。”到后来,又有关公以及其他神灵,驱傩之神越来越多。《通雅》云:“傩神凡十二,皆使逐恶凶。”在民间文化的浸润下,形成了傩文化中独具特色的神系,这些神既留有人的意识形态,又蕴涵原始巫文化的底色。巫歌傩舞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逐渐向侍人、娱人方向转化,加强了世俗娱乐成分,内容丰富多彩,出现了反映历史传统和世俗生活的歌舞戏节目。一个庞杂的民间神灵体系的虔诚信仰和顶礼膜拜中折射出原始的图腾崇拜。原始的人类单纯地认为这些神可以逐恶凶。而这种祭祀上所祀奉的神灵,又不同于纯粹的佛教和道教,而是融佛、道、巫为一体,形成一种比较复杂的民间宗教形态。傩神一代代地更替,但无论什么时代的傩神,都或多或少地反映当时的生活方式和经济状况,观照自然与人生的统一,一代代沿袭下来的对美的感悟和潜移默化的民俗文化浸润,浸润着当时的社会文化和理念,都在岁月中保持着稳定性和连续性。因此,傩文化为对古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历史资料。
  

    傩祭是古文化的载体,具有丰富的民俗文化底蕴,无论是周方相氏还是宋钟馗及关公,都反映了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生活是艺术的源泉,无论是东方的“感物说”还是西方的“摹仿说”,都说明了这一点。而作为文学最初形式的巫文化是世界三大文化起源之一,傩文化是巫文化中最富于典型性和系统性的代表傩文化的地位不言而喻。傩文化是世俗的原始艺术,通俗却不庸俗,是大众的艺术,是真正意义上的艺术。
  

    关于傩祭的形式有四种。分别是国傩,乡傩,军傩,寺院傩。
  


   据《吕氏春秋·季冬纪第十二》记载,有“有司大傩”。大傩又称为国傩或宫廷傩。同时也可以看出方相氏的“黄金四目”也属于国傩。关于国傩的祭祀时间,《后汉书·志第五·礼仪》记载:“先腊一日,大傩,谓之逐疫。”逐疫的大傩“先腊一日”进行,腊即腊祭,也就是祭祀“四方万物”。国傩在东汉时最为兴盛,过年节时,东汉皇帝每年都要击鼓跳傩舞,盛况空前。《沿河县志》云:“跳一日者谓之跳神,三日者谓之打太保,五日至七日者谓之大傩,城乡均染此习。”可见明清时期,傩戏十分盛行。
  

    而对于乡傩来说,《论语·乡党》云:“乡人傩,朝服而立于阼阶。”由此可知,乡傩的历史悠久,而在春秋时就已经有了较大发展,并已演变为一种民间的礼俗。作为傩戏的一种形式,乡傩的发展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在小农经济条件下的宗族中代代沿袭,互不交流,所以才免受外来文化和艺术的影响,保持着宋杂剧和古南戏的古朴风貌。乡傩是重要的信仰民俗,是古老历史文化的沉淀物,这种文化独立于士大夫文化为主的主流文化之外,属于底层的、民间的、边缘的文化形态,越是偏远地区,越是主流文化覆盖不到的地方,乡傩就越兴盛和活跃,越是充满活力和生机。傩文化的重心渐渐偏向于乡傩。
  

    对于随军戍边的军傩,“中国贵州屯堡文化村”云山屯村演唱的“地戏”便是从军屯时期军中的娱乐活动演变而来的,戏的内容多以东汉以来的战争题材为主,形式上与地方的傩戏结合在一起,以安顺为中心,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
  

    至于寺院傩,史料的记载已无从查考,只有等待考古学者的研究和挖掘。
  

    就已知的傩戏来说,我们可以看出傩文化既是一种大众的文化,也是一种宫廷文化,是雅俗共赏的,它俗中有雅,粗中有细,刚中有柔。
  

    傩祭的内容,分为“请神——酬神——送神”。


    请神即恭恭敬敬地把此次祭仪上所需要请的神灵按照一定的座次排列请到祭坛上入座。酬神则是供奉祭品给神灵吃,主持的人在神灵面前说好话,并作各种歌舞戏曲表演来讨神灵的欢心。送神则是等神灵酒足饭饱后,客客气气地将它们送走,送别前,人们重说一遍举行祭仪的目的,祈求神灵保佑。
  

   《后汉书·志第五·礼仪中》云:“其仪:选中黄门子弟年十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百二十为辰子。——百官官府各以木面兽能为傩人师讫。”《吕氏春秋·季冬纪第十二》还记载:“命有司大傩,旁磔,出土牛,以送寒气。征鸟厉疾,乃毕行山川之祀,及帝之大臣、天地之神祗。”两者都是关于国傩的祭仪,内容却不同。前者是以封建礼仪为主,注重人为的礼术。后者按照道家思想,五行之中,土能克水,冬属水,牛属土,所以以土送牛。
  

    傩戏是一种民俗文化事象,作为一种历史文化沉淀,傩戏已成为宗教文化系统的一种类型,是傩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傩戏在发展和演变过程中,有的正在脱离宗教影响,进化成为一种地方剧种,呈现了多元化发展趋势。从古到今,它一直是我国民间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种群众性的民俗活动。但是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原始的傩戏已经弱化,沉淀着的是远古生命和巫文化的神秘意象。那种原始条件下形成的宗教信仰是否会消失,是否只会成为专家学者研究的对象,而与人民渐行渐远,从而失去鲜活的生命力,失去傩文化的社会根基,以至于永远地消失呢?
  

    这个话题似乎太过于沉重。我想社会经济再如何发展,传统文化总应该有其一席之地的。(作者:鲍双兴)





 

 
 
※ 本站所登载的文章内容均为作者观点,并不代表贵州收藏网的立场,特此声明。※
   
   
 
 
网站介绍 | 艺术加盟 | 业务合作 | 招贤纳士 | 隐私权利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藏品信息发布 QQ:6006  MSN:gzscw@hotmail.com  Mail:sc@gzscw.com gzscw@126.com
艺术加盟服务 QQ:6018  MSN:cqhdv@hotmail.com  Mail:jm@gzscw.com cqhdv@126.com
客服在线咨询 QQ:6066  MSN:fytv@hotmail.com   Mail:kf@gzscw.com fyitv@126.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7 贵州收藏网 版权所有 北京盛世国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