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网首页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资讯>>正文  
 
 
我眼中的方小石先生
2008-01-05 来源:《贵阳日报》

 
 
   
 
 
 
    我曾经绞尽脑汁,收罗出这样几个字来表述自己对方小石先生作品的感受:生机盎然内含遒逸深古,烂漫写来每臻妙美冲和。当时是很以为得意的,而今天看来,就不免有些脸红了。原因正如先生说的:陈言套话一用,生活气息消失。所以,试图用文字来阐述先生的书画艺术是怎样的大朴无华将是徒劳的,何况先生鲜明的艺术语言早为大家所熟悉。关于这方面能落实在文字上的,只能是和先生谈艺的记录了。
    跟先生谈艺也是极轻松愉快的。因为先生的用语直白浅显,态度坦诚谦和,这就使听的人感觉不到高深,所以常不知道自己的浅陋,故尔心态平等,说话耿直且放言无忌。结果总是在很久以后才悟出先生所讲的深义,才又回想当时轻薄的议论而至耳热汗颜。
    我自己就周而复始地有这种感受。聊以自慰的是,正是有了这份无知者无畏的大胆,倒还很听得些先生在自己艺术方面的纵意之谈。辑录下来,弥足珍贵。限于篇幅,仅择数则。
    我问及先生的师承。
    关于这个问题,先生对某些以谁在今天听来名盛,便指谁为先生之师的说法很不以为然:说师承某,某不一定认同。要郑重其事。先生认为:师未必贤于弟子,弟子不可不如老师。先生主张:转益多师是汝师,能者为师,学无常师。师道尊严。要再问得具体,先生说:滕固是第一任校长,我入学。吕凤子任校长,我毕业。论师承,出其门下,老话叫门人,门下士。
    谈到自己的成长经历,先生回忆到:我青少年时期,在新文学运动中读到许多书刊杂志,增长知识。同龄人千千万万。新中国成立,到边少地区生活,认识世界。不仅同龄人,所有人都重新定位。各得其所,适逢时会。
    我说先生是以先器识而后才艺为序进入书画艺术,以学者的怀抱涉笔山花野果,所以有宗白华先生说的那种以小观大的气象,有态度悠然意远而又怡然自足,超脱但不出世的境界,于是使小道通大道。
    先生具体引伸开来:我以为器识是生活态度,主宰人的取向。我是美术工作者,画大家喜闻乐见的和自然结合起来。花鸟画非小道,也非大道,是一道。是人与自然共存共荣的美的创作。老外没有这画种就不时髦。中国花鸟画的发展、起源、变化,搞画的人都知晓,如刻石、簪花仕女、薛公十一鹤、宋人的花鸟,元、明、清及近代,名家名画,洋洋大观。现在的花鸟,许多前人未及,前人局限于生活,再翻版前人,有无必要。所以,举前贤之未及,画自己的画,是生活反映。是否代表,不能臆测。现代生活,光怪陆离,妍蚩杂糅,这样的画应运而生,不能只此一家。生活在山乡,山里人画山里的东西,自然亲近,不生疏,喜欢,保存下来。在边少地区,有一次碰着几个戴斗笠的姑娘,她们过去,一阵清香,兰花开,春天来,不见花,原来插在鬓角上,别有风情。山花烂漫,杜鹃、桃花……插在斗笠上,多俏丽!倘问为什么戴花,也许一时答不上来。大自然的馈赠,用艺术形式画来大家欣赏,喜欢它,爱护它。刻在崖壁上的,成了历史记录。自然环境不一样,画前人没有涉笔到的,差异明显。
    先见颜色后见花,这是先生的一方印文。我说它一语道破了视觉艺术中,形式和内容的辩证关系。
    先生说:先见颜色后见花,是一时的视觉反映,经过艺术实践发现了。在边少地区,看妇女挑花、编花,不时在繁复的纹样中,加上一点反差大,对比强的色块,为什么?不这样就不见颜色,花纹也不清楚,绿叶红花,或者绿花红叶多好。实践出真知,颜色自然存在,用得当,效果好,增色。效果不好,减色。
    看了先生的人物素描速写,很震惊,非常折服先生严谨的造型能力和敏锐的形象感受。它们的质朴大气和深厚,令我想起王式廓与司徒乔速写来。我对先生说:先生若画人物,也是一名高手。
    先生谈了自己的看法:造型能力可以锤炼。形象感觉,人不一样,有的差,有的好,有的快,有的准,有的不着边际。没有造型能力和形象感觉,作画太吃力。尤其是人物画,不精灵,画死人,无意趣。我若是画人物,是高手,抑或是低手、劣手说不准,没有专画人物是事实。至于那些风流人物速写,是历史,过时了。不过从形象到感觉都是活生生的,记忆犹新,千载难逢,极喜欢。
    先生谈艺就是这样明白晓畅,不虚不玄,更不会让人云里雾里,画得是否活生生就是标准。但是只要细读先生的作品,就会明白先生所说的活,绝不等同于所谓惟妙惟肖或栩栩如生之类的简单概念,而是宗白华先生再三强调的那种以生意盎然的气韵、活力为主的中国美学精神。我曾以此解求证于先生,先生未持异议。
然而先生始终与抽象空洞的观念无缘———
    我问山水画何以为高,先生答:可居,可游,可赏。
    我问花鸟画怎样好,先生答:以少少许胜多多许。
    我问书艺之道,先生答:学写字是在学文化。
    信言不美,画如其人。先生其人其艺大朴无华。
    先生有令人向往的高寿,更有令人羡慕的鲜健,都说先生有养生的秘诀。在我看来,除了健康规律的生活,善良宽爱与淡泊名利的心境,先生真正的养生秘诀,就是活到老,学到老的生存状态。流水不腐是个简单的道理,先生对新知识的不断吸纳和对外部世界的敏锐感知,不仅使先生的艺术青春常在,更使先生保持着不衰的创造活力与健全的人格魅力。
    作为一种生存状态,先生的为学之例是不胜枚举的。于是我想仅凭记忆,罗列一部分近年来先生与我共读过的画册或从我处借阅以及托我代购的书目,就足以令人对早已年过九旬的先生仍有如此旺盛的求知欲而刮目相看和肃然起敬了,何况我还仅是先生众多的朋友之一。
   《巴尔蒂斯》画集,先生看后极喜欢,以为非常美,嘱我留下多看几天。
   《莫兰迪》画集,其简略朴实的画风深得先生赞赏,同样留下反复观览。
   《怀斯》画集,先生说怀斯创造了一个令人着迷的世界,看后感叹不已。
   《莫奈》画集,先生喜欢其用色。
   《塞尚》画集,先生以为极好。
   《蔡斯》画集,先生观后不以为然,认为格调不高。
   《元四家画集》,对其中倪云林的山水和吴仲圭的墨竹非常称道,认为高妙。
    此外还读过《石涛全集》、《金农全集》和《八大山人全集》以及《董其昌画集》等等。
    先生曾借阅的书有:《弘一法师谈艺录》、《陈子庄谈艺录》、《知堂回想录》、《蒋碧薇回忆录》和《历代闲章拾粹》等等。
   有些书,是我先给先生看后以为好,于是嘱我再代购一册。我记得的有:《郑文焯书法》、《谢无量书法》、《沈尹默书法》以及钱理群著的《和鲁迅相遇》等。顺便说一句,帮先生代购书,无论再便宜,先生都一定是一手接书一手给钱的,绝对不允许任何理由的推辞。
    先生从其他方面得到的新书也常向我推介,但是时有令我防不胜防的意外。譬如某书看来无甚可观,先生却指着扉页的底纹告诉我:这是黄宾虹的几笔山水,一看就知道是富春江,画得松松快快,自自在在,妙极。又如某书,颇厚,略览目录又无关宏旨,先生笑着说:封面有颗好印,卖的就是那颗印。……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先生从艺数十年,到了人皆尊为一代大师而又高寿如此的今天仍然具有如此的天真和用心,真是欲老而不能,欲不鲜健都不可以了。说到底,一切都是境界使之然:先生的境界高矣!□特约撰稿 / 陈争
 

 
 
 
   
   
 
 
网站介绍 | 艺术加盟 | 业务合作 | 招贤纳士 | 隐私权利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藏品信息发布 QQ:6006  MSN:gzscw@hotmail.com  Mail:sc@gzscw.com gzscw@126.com
艺术加盟服务 QQ:6018  MSN:cqhdv@hotmail.com  Mail:jm@gzscw.com cqhdv@126.com
客服在线咨询 QQ:6066  MSN:fytv@hotmail.com   Mail:kf@gzscw.com fyitv@126.com
Copyright Reserved 2007 贵州收藏网 版权所有 北京盛世国风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制作